返回頂部
首頁七里山21號 > 正文
毒品背后的“盲井”現實 記者:陸洋       2018-05-30      點擊量:6409次 標簽:七里山21號


▲專案組民警搜查嫌疑人居住處。


春節期間爆發入室盜竊案

2016214日,大年初七的深夜,家住濟南歷城區Z小區的張奶奶照常起夜,聽到廚房有聲響。張奶奶以為是同住的女兒回來了,便叫了一聲女兒的名字,卻未得到回應。張奶奶走過去一看,在廚房的卻是一個拿著刀、戴口罩的陌生男子,老人家嚇得當即癱坐到了地上。

陌生男子看到張奶奶,把刀一扔,奪門而逃。

張奶奶受到驚嚇,心臟病突發,當即聯系女兒,女兒隨后報警。其實在這起案件之前,濟南市歷城區東風派出所轄區和華山派出所轄區接連發生多起入室盜竊案,瘋狂的竊賊甚至在大年三十晚上還作案。短短幾天時間就盜竊二三十起,受害者丟失的財物在10多萬元。

盜賊如此猖獗,又適逢春節期間,周邊小區居民人心惶惶。“一般來說,春節期間案件少發,‘做賊的’也要回家過年,但這幫竊賊卻打破了這個‘作案規則’”。濟南市歷城區刑警大隊三中隊副中隊長李雷告訴記者。

25日,歷城區某單位宿舍發案2起;27日、29日,F小區連續發案5起;214日,P小區、Z小區發案5起。入室盜竊案件高頻爆發,給周邊居民的財產和人身安全造成極大的威脅。對此,分局領導高度重視,抽調刑警大隊、東風派出所精干力量成立專案組,迅速開展偵查工作。

通過張奶奶回憶,案發當晚所見到的嫌疑人身高170厘米左右,穿著普通,身型瘦小,看著很精練,因其戴著口罩,并未看清面部特征。通過調取張奶奶小區周圍的錄像,專案組民警發現,嫌疑人一個人行動,并未發現有同伙,初步判斷為單人作案。而這個嫌疑人的身影也曾出現在另外幾起入室盜竊案的現場。

民警在走訪時了解到,嫌疑人作案時基本在凌晨一兩點鐘,這時受害者都睡得比較沉,嫌疑人入室后,翻動受害者家里的包,客廳內如有高檔手表、金銀首飾等統統帶走。多起入室盜竊案件作案手法相似,都是爬窗盜竊,受害者居住的樓層也多為二三樓。集中的發案時間,相似的作案手法,在視頻中留下身影的嫌疑人……根據種種線索,專案組民警正式將幾起案件并案偵查。

為盡快鏟除盜竊團伙,專案組幾十名精干民警兵分三路開展工作,第一路由刑警大隊民警對案發各現場進行細致勘驗;第二路民警對小區視頻監控進行調取研判,爭取盡快發現嫌疑人的來去軌跡;第三路民警對近期全市發生的此類案件分析串并,符合的案件都并案偵查。

想要得到更多的線索需要從另外幾起案件中突破。偵查案件過程中,專案組民警把重心放在監控條件相對較好的F小區。在F小區的一段監控錄像中,有一名男子戴著口罩,行走時突然一抬頭看見了攝像頭,立馬調頭就走。根據錄像,警方發現此男子調頭插入了綠化帶。為何不走大路而走泥濘小路?此人很有可能就是嫌疑人。

經過連續3天的工作,專案組民警細致查看分析了小區內的全部監控,雖發現嫌疑人在小區內部分活動軌跡,但因監控覆蓋面不全,無法封鎖全部出入口及易攀爬區域,始終無法確定嫌疑人進出小區方位通道。民警圍繞整個小區開始尋找線索,最終,在小區的西南口發現一個豁口,分析嫌犯可能從此處進入小區。“通過查看附近的監控,我們發現了形跡可疑的嫌犯,而他們留在墻洞附近泥地上的足跡,與被盜現場的足跡吻合。”東風派出所民警喬磊說。


▲2016年3月末,專案組民警將涉毒嫌疑人吉所抓獲。圖為押解吉所回濟南途中。


兩撥增援抓捕“毒販”

為尋找更多的線索,專案組將視頻偵查范圍擴展至小區周邊及主干道。專案組調取了小區周邊沿街商鋪、交通主干道長達2000余小時的視頻監控。隨后民警在花園路一監控處發現嫌疑人作案后乘坐出租車的軌跡。民警循線追蹤,成功鎖定嫌疑人藏匿之處。嫌疑人從小區出去后進入了花園路,為混淆警方視線、躲避追捕,他上了一輛出租車直奔七里河路,出租車跑了不到兩公里,嫌疑人又下車步行回了花園路,往東跑了500多米后又往北,到了花園路北,最后進了東環花園小區。

民警通過錄像一路追蹤嫌疑人的行動軌跡,直到次日清晨5點半左右,終于確定了犯罪嫌疑人的所在位置——東環花園小區內的一個家庭式小旅館。

專案組民警聯系所屬轄區的山大路派出所,了解旅館情況后,從當天下午4點開始,就在該旅館附近實行蹲守,一直到晚上10點,嫌疑人從旅館出來買飯,民警當場將犯罪嫌疑人捕獲。專案組民警第一時間將其帶入車中審問,嫌疑人隨即招供旅館內還有他的兩個老鄉同伙。

當時出警的一共5名民警,要對旅館內另兩名嫌疑人實行抓捕的話顯然人手不夠,專案組民警叫了第一撥支援。支援到后,民警進旅館抓獲了那兩名犯罪嫌疑人,并在現場發現了盜竊得來的贓物。在民警的突審下,兩名犯罪嫌疑人支支吾吾,供述了還有兩名同伙住在隔壁單元的一個小旅館內。

盜竊案竟然涉及5名嫌疑人,專案組民警當即又叫了第二撥支援,并聯系隔壁單元的小旅館的房東,嫌疑人提供的信息是同伙在4樓,警方敲開門卻發現4樓是住戶,信息有誤。眼看動靜越鬧越大,民警又人手緊缺,為不驚動嫌疑人,三名民警一人把守住單元門,另兩人尋找嫌疑人所在房間,終于確定其位置在三樓。民警沖入房內,屋內兩人正蒙頭大睡,隨即控制住了兩名犯罪嫌疑人,并在屋內進行初步搜查。

在嫌疑人床頭的一個包內,民警搜出了一大包白色塊狀物體。“這是什么東西?”民警訊問其中一名嫌疑人。該嫌疑人突然神色慌張起來,嘴里嘟囔著說“滑石粉”。“干什么用的?”民警接著追問。“涂在手上爬樓用的。”嫌疑人說起話來吞吞吐吐。

“這些嫌犯爬樓的時候都戴著手套,而且現場也沒有遺留這種白色物體,我們就感覺這里面有蹊蹺。”經過現場訊問,專案組民警發現這一伙犯罪嫌疑人都是彝族人,來自四川。他們立即拿出隨身攜帶的檢測試紙,將少許粉末放到試紙上檢測,結果發現這一包“滑石粉”竟然是海洛因。

“本是追查盜竊案,抓獲嫌疑人后發現他們都吸毒,又延伸出了毒品案。”專案組立即與濟南市公安局禁毒支隊聯系,根據繳獲的毒品將案件定性后,共同偵辦。“濟南破獲的毒品案件,繳獲的幾乎都是冰毒,海洛因非常少。”李雷表示,查獲的這包海洛因重達300余克,令辦案人員十分驚訝。


▲專案組民警在盜竊團伙居住處的天花板內搜查贓物。


盜竊背后的販毒網絡

嫌疑人到案后,民警對其進行尿檢,發現他們都是吸毒人員,而且都有涉毒前科。據嫌疑人交代,他們爬樓盜竊的財物幾乎都用來購買毒品。藏有毒品的犯罪嫌疑人名為雷哈,四川省西昌市人,在這個犯罪團伙中,他充當的是“老師”和“頭目”的角色。

5名嫌疑人中,有剛“入行”的新人,每個新手剛開始都由雷哈帶著出去盜竊,兩到三次之后就放手讓新人自己獨立作案,從確定路線、踩點到實施盜竊都由一人單獨完成。成功后贓物統一上交給雷哈,之后雷哈會另找老鄉銷贓。銷贓得來的錢一部分用于生活消費,一部分用于購買毒品。

毒品從哪里來?據雷哈供述:團伙里面有一個關鍵人物叫阿格,在民警實施抓捕的前一天已經離開濟南。阿格負責給團伙成員供應毒品,其他人若想購買毒品,就會來找他,“他們用盜竊的手機、首飾等財物交換毒品,阿格通過毒品交易變相讓他們盜竊。實際上,對他們形成了一種控制”。

專案組民警在獲知阿格的行蹤后,于3月初,在濟南市歷下區窯頭路將其抓獲。阿格交代,他手上的毒品主要是從兩個老鄉那兒買的,他們也在山東。

阿格所說的兩位老鄉是吉所和土比,兩人是男女朋友關系,他們在濰坊販賣毒品。民警調查發現吉所已返回涼山州西昌市,專案組民警決定兵分兩路,一路趕赴西昌抓捕吉所,另外一路趕到濰坊抓捕土比。

3月末,民警在火車站附近的一個賓館將吉所抓獲,土比也在濰坊火車站附近落網。“我們一路押解吉所從西昌返回濟南,此前曾詢問過他是否患艾滋病,他說沒有。可我們返回濟南后發現,他竟然患有艾滋病。”喬磊介紹,他們從西昌帶回嫌疑人可謂一路艱辛。由于西昌沒有直達濟南的火車,他們先押著嫌疑人從西昌去成都,然后再去北京,又轉車回濟南,路上用時兩天三夜。“嫌疑人吸毒,并且煙癮大,在路上要不停地給他吸煙,以穩定其情緒,確保平安帶回濟南。”喬磊說,在火車上,即使嫌疑人去廁所,也要有2名民警陪著,防止發生意外。

至此,涉毒嫌疑人全部到案。他們當中年齡大的在四五十歲,小的只有二十多歲,其共同愛好就是吸食海洛因。

24歲的嫌疑人吉克在審訊室告訴民警,他平時在濟南一個工地打工,平時和幾個老鄉吸食海洛因。在濟南買不到海洛因后,經熟人介紹就去濰坊找人購買,在濰坊火車站附近有他們老鄉用固定的方式了解他們的需求,每次都能買到。

吉克說,有時候與同伙在一起打牌贏了錢,就約著去濰坊購買了毒品吸食。由于打工身上并沒有多少錢,他們每次去購買的量也比較少。他平時從住的地方去工地連一塊錢公交車費都舍不得花,但是毒癮發作時,他們會直接從濟南打車去濰坊買毒品,在濰坊買到毒品后先找一個偏僻的公共廁所吸食,然后再坐普通火車回來,這一趟的路費也在150-200元。


▲專案組民警在抓獲盜竊團伙行動中,叫了兩撥支援民警。


毒販身背現實版“盲井”命案

從大年初一開始偵查,到正月十二晚上在一出租屋內抓獲5名嫌疑人,從一嫌疑人包內搜出300余克海洛因,后經尿檢5人都是吸毒人員。民警順線追查,先后又在濰坊、西昌等地抓獲多名涉案嫌疑人,偵破一起特大海洛因毒品案。然而,事情還沒有結束。

在確鑿的證據面前,吉所承認其販毒等罪行。在歷城警方準備提起訴訟時,意外發現北京順義地區有一逃犯信息正與吉所相吻合。在兩地公安的協作下,一起現實版“盲井”命案浮出水面。

2014817日,北京順義區馬坡地區東側地塊2工地,工人陳某在7號樓13層實施高空作業時,突發“意外”,從13層摔至2樓平臺,當場死亡。當時陳某并非獨立作業,一起的還有兩人——馬海有布和吉則阿支。事故發生后,吉所出現了,他伙同另幾人自稱死者家屬,向工地施工方索要賠償金60萬。

工地意外事故常有發生,但是工地施工方卻感覺此次事有蹊蹺,這群死者家屬要錢態度急切,辨認尸體時態度冷漠,而且沒有任何人有處理尸體的打算。于是工地施工方和警方提出,要求這幫“家屬”和死者做親緣鑒定,以確定親屬關系。沒想到一聽到這個要求,這群“家屬”全體連夜失蹤,著急得連行李都沒拿。

經調查警方發現,這是一起與電影《盲井》如出一轍的惡性殺人事件。

在電影《盲井》中,兩個礦區工人有著喪盡天良的“生財之道”,他們誘騙打工者到礦區,以殘忍手段將其殺死在井下,并將故意殺害偽造成意外安全事故,事后冒充死者家屬向礦主索要賠償金。

北京順義這起“事故”中,犯罪分子程庭虎的人承包了該工地7號樓的外墻勾縫工程,與吉則阿支、馬海有布等人合謀將其作為實施犯罪的地點。之后,吉則阿支根據馬海有布的指示,將受害人陳某誘騙至北京,而程庭虎負責在當日將三人安排至7號樓13層實施同一高空作業。在作業時,馬海有布和吉則阿支趁陳某不備,用鋼管擊打其頭部,并將其從13層拋至2樓平臺,致陳某當場死亡。

其實在這之前,程庭虎等人在7月中旬就曾合謀殺人,計劃將其偽造成意外安全事故,在事后冒充死者家屬向工地施工方要錢,當時他們把作案地點定在昌平南邵地鐵站附近的一個工地,但最后因故放棄。

726日,他們再次合謀,之后將受害人陳某殺害。事后,幾名嫌疑人將陳某的死亡偽造成意外事故,并隱瞞了其真實身份,由吉所等人冒充死者家屬索要賠償金。

在警方提出親緣鑒定的要求后,犯罪分子害怕罪行敗露,連夜逃跑。之后,吉則阿支、馬海有布等五名犯罪嫌疑人先后被抓獲歸案,而吉所一直在逃,直到歷城警方因販毒罪名將其逮捕。

原以為只是盜賊較為猖狂的入室盜竊案,沒想到之后一系列惡性犯罪案件接踵而來,警方層層追蹤、抽絲剝繭,最終將以雷哈為首的5人盜竊團伙以及販毒分子吉所全部捉拿歸案。由系列入室盜竊案,歷城區刑警揭開了一個個駭人聽聞的犯罪事實。入室盜竊、吸毒販毒、故意殺人、偽造事故騙取賠償……這一系列的惡性案件不得不稱為“人性之殤”。 (涉案人員皆為化名)

2019时时改为20分钟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