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新聞仕 鑒 > 正文
貪官的“表妹” 記者:陸洋        2016-12-08      點擊量:16049次 標簽:仕 鑒


“寡人之疾”埋葬官途

今年8月11日,吉林省長春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了河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景春華受賄、巨額財產來源不明一案。檢方指控:景春華單獨或通過其妻非法收受財物6054.7598萬元,另有8635.7137萬元財產不能說明來源。景春華當庭表示認罪悔罪。

景春華落馬前的幾年里,人們對他的印象是:身材高大、能說會道,按上海人的話說,就是很有“腔調”。年輕時,他為搶出一車煤不怕犧牲、深入火線,在唐山大地震時榮立一等功。后來出現在法庭時,景春華一臉滄桑,頭發竟然全白了。見者難免發出感慨:“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這位河北省委原常委、秘書長,于2015年3月落馬。據調查,景春華所貪污贓款歷時13年,由31個單位和個人送出,可謂來者不拒。31個單位和個人,是個什么量級?判決周永康時,證實他與妻兒收受蔣潔敏等5人的賄賂;判決令計劃時,被點名送錢的包括白恩培、霍克等7人。相比之下,景春華“廣交朋友”的功夫已經達到了一定境界。

貪官必有情婦,這是鐵律,景春華也概莫能外。去年3月景春華落馬后就有多家媒體報道,一個自稱是景春華“表妹”的人開設公司倒賣工業用地指標。2013年底,這位“表妹”被有關部門帶走調查。據媒體報道,“表妹”實則是景春華的情婦。“景春華落馬,或與這位‘表妹’有關”,更有知情者透露,景春華的“表妹”名叫吳小麗,長得妖嬈多姿,人見人愛。

景春華在河北官場深耕了42年之久,曾擔任過承德市和衡水市市長,在那個時候,就已經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在官場腐敗之風盛行之際,他也患上了寡人之疾。

在向景春華送錢的單位中,有一個河北省昌悅房地產有限公司。該公司地處廊坊市,而景春華長期在承德、衡水等地工作,與廊坊并無交集,為何會有廊坊的公司給他送錢呢?事實上,吳小麗在廊坊有一間土地整理公司,專門倒賣工業用地指標,于2013年底被有關部門帶走。“表妹”被抓,導致廊坊一批官員落馬,亦是景春華落馬的前奏。在這之前,廊坊市一市委常委(曾任分管城建副市長)、建設局原局長、廊坊發展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同陷窩案,均與“表妹”有關。

而在對景春華的指控中,也有“為他人在承攬工程、企業發展經營等事項上謀取利益”的表述。很顯然,吳小麗通過開設公司倒賣工業用地指標獲利。

在河北,很多人都知道,像“表妹”這樣自稱與景春華關系密切的人不少,從他收受31家單位和個人賄賂的事實來看,“朋友圈”確實挺廣,而正是這樣的“朋友圈”,讓他被舉報不斷,乃至最后落馬。

景春華落馬后,周本順曾稱看景春華的結局,每個干部都要猛醒,如今,周的話對他自己而言堪稱絕妙的諷刺。隨著落馬官員的不斷增加,更多的官場艷史被媒體曝光。

“花邊新聞”折射監管漏洞

貪官與“表妹”之間的前車之鑒數不勝數。原貴州省政協主席黃瑤的落馬與多位“干女兒”扯不清,原安徽宣州市委書記趙增的落馬也有“干女兒”之功,原湖南煙草大王黃大康也因“干女兒”的淫亂日記而東窗事發,原首都鋼鐵公司北鋼公司黨委書記管志誠被兩個“干女兒”送上了黃泉路……而再看看貪官與“表妹們”之間的故事情節,幾乎都是同一種路徑。

權色交易、錢色交易已成為落馬官員中的常見現象。據統計,十八大后落馬109名省部級官員中,至少有39人涉“權色、錢色交易”或“通奸”。

原南京市長季建業一案也曾牽扯到“表妹”問題。據媒體報道,季建業為官期間,不僅僅利用職權受賄嚴重違紀,并且還包養數名情人,甚至與某些女高官通奸,私生活極為淫亂奢侈。

據揚州市知情人士稱,季在揚州時就有公開的情婦。其中一名據稱原是市政府辦公室的打字員,皮膚白皙,送文件時常繞過秘書親自送給季,后獲季提拔為該市發改委副主任。另一招待所服務員也被提拔至瘦西湖景區管委會任職。此外,揚州市環保局原局長金秋芬也被曝為季建業情婦之一。

如同景春華的情婦倒賣工業用地指標一般,季建業的眾多情婦是從權力中直接獲利還是打著官員的幌子在四處招搖撞騙?其實這都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官員其實早就已經知曉青春年華的少女、少婦拋家棄子的追逐相伴,其實并非是看上了自己英俊的外表或是不凡的談吐,她們不過眼熱的是自己手中的權力。在官員樂于享受美色之時,他們早就已經知曉要犧牲權力。

權力是味最好的春藥,權力導致腐敗。官員與情婦走到一起如若是雷政富般“因為愛情”的話,那不過是一個可笑的笑話。在對官員與情婦的定性中,有關部門應當仔細明辨在這感情幌子的里面,究竟伴隨著怎樣的利益糾葛。總而言之,權色交易的背后就是權力出讓、權力濫用,對于社會的危害極大,而官員與情婦之間的“花邊新聞”頻現折射出的是對于權色交易監管的漏洞。如果不能夠對權色交易在刑法立法上有所體現,反而僅僅用社會道德問題予以定性,太過于避重就輕,難以符合事實邏輯。

季建業在接受組織調查期間,寫出了萬余字的《我的悔過書》。其中寫道:“私念像精神鴉片,麻痹了我,使我靈魂出竅,闖下大禍;私念像脫韁的野馬拉著我奔向深淵,私念、私欲成了毀掉我人生的導火線,成了萬惡之源。”這篇文章成為了反腐倡廉教育的“典型教材”,可惜的是,被載入史冊的季建業將是個永恒的“貪腐的”南京市長。

2019时时改为20分钟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