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首頁廣告欄 > 正文
創業家: 這是一個新的大航海時代 記者:       2019-09-24      點擊量:604次 標簽:首頁廣告欄


進入21世紀以來 ,環境急劇變化 ,創業對社會經濟的發展變得越來越重要,西方國家的GDP 增長越來越多地依賴于新創企業。著名管理學家彼得·德魯克曾經指出,世界目前的經濟已由“管理型經濟”轉變為“創業型經濟”,企業惟有重視創新與企業家精神 ,才能再創企業生機。

自法國經濟學家康替龍(Cantillon,1755)將“企業家”(entrepreneur)這一術語引入經濟學理論以來,“企業家”及“企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的概念就被眾多學者從不同的研究視角加以闡釋,entrepreneurship同時被翻譯為“創業學”,這大概可以理解為“創業”是企業家精神的行為本質。當代的企業家精神研究源于熊彼特,他論證了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是企業家,他們通過開發新產品、新生產方式以及其他創新活動來激發經濟活力,將企業家精神描述為一種“創造性的破壞過程”。在這一過程中,企業家不斷替換或破壞已有的產品或生產方式。企業家是革新者,他們與眾不同,有目的地尋求新的源泉,善于捕捉變化,并能把變化作為可供開發利用的機會。美國管理學家彼得·德魯克認為,從一般意義上講,企業家是為謀取利潤,并為此承擔風險的人,是能開拓新的市場,引導新的需求,創造新的顧客的人。美國著名經濟學家保羅·A·薩繆爾森認為,那些具有新的觀念和專利的人們能夠推動新產品的出現,或降低以前產品的成本。他把做這樣一些事情的人稱為創新者或企業家。他們具有眼光,有創造力,在經營中勇于引入新思想。也有研究將創業特質定義為理想實現、自主、進取、權力取向、機會識別和創新等,由此可以看出,所謂企業家精神不一定僅僅在企業家的身上呈現。大企業家,中小企業的領導者,創業者,各行各業的不同的人身上,政府組織及很多非企業組織中,都可能具備企業家精神——這是一種社會精神和時代精神。

同樣的道理,在新中國70年的歷史進程中,企業家精神其實一直貫穿始終。

在改革開放之前的30年中,這種精神更多地體現為奮斗和社會責任。20世紀60年代,“鐵人”王進喜被汽車上的煤氣包壓醒,他說“一個人沒有血液,心臟就停止跳動。工業沒有石油,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海上行的,都要癱瘓。沒有石油,國家有壓力,我們要自覺地替國家承擔這個壓力,這是我們石油工人的責任啊!” 在這樣一種責任感的驅使下,王進喜成了石油戰線上的英雄,他說:“咱們一刻也不能等,就是人拉肩扛也要把鉆機運到井場。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開始崛起,企業家這個國外的名字開始引進。最初企業家在中國特指民營企業家”,特別是富有創新精神的創業者。后來,那些勇于創新、開拓進取的國營廠長、經理也稱為企業家。改革開放成為一個新的開始,而且這個開始并非一步到位,而是一直持續20多年的一個漸進的逐步放開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以企業家身份登上這個歷史舞臺的,大概涵蓋了從20世紀40年代(甚至更早)到60年代出生的人群,邁過如此大的歷史跨度,這些人共同成為中國的第一代企業家。代表人物如華為集團的任正非、平安集團的馬明哲、海爾集團的張瑞敏、聯想集團的柳傳志、新希望集團的劉永好、萬向集團的魯冠球、魏橋創業集團的張士平等。他們是中國企業家1.0代。該階段的企業家充分展示了企業家的膽略,主要表現在對市場機會的高度警覺和敢于吃螃蟹的冒險精神,被稱為“冒險型企業家精神”。中國企業家2.0代以92派為代表,大批在政府機構、科研院所的知識分子受南巡講話的影響,紛紛主動下海創業,以陳東升、田源、郭凡生、馮侖、王功權、潘石屹、易小迪等為代表,他們是制度環境變遷中的先行者。中國企業家3.0代主要是90年代末以互聯網商業形態為代表的知識經濟派的崛起,是適應經濟全球化、信息社會的時代背景而生。中國企業家4.0代,以中國政府提出“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雙創戰略為標志。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埃德蒙德·菲爾普斯提到,中國經濟新引擎將帶來的“非物質性好處”。他說:“如果大多數中國人,因為從事挑戰性工作和創新事業獲得成就感,而不是通過消費得到滿足的話,結果一定會非常美好。”這是一場“互聯網+”時代的一次市場啟蒙運動,必將改變中國企業家的生態。

信息技術正在創造一個更為宏大的數字海洋。對經濟發展而言,互聯網成為新經濟發展的引擎,創造了新的經濟發展模式,同時,互聯網又對傳統的經濟模式和產業進行了重構。豈止經濟,托夫勒預言人類將在思想、政治、經濟、家庭各領域來一場革命,以適應第三次浪潮文明。這是一個看不見的海洋,歷經70年發展,中國正在進入一個新的大航海時代。100多年前,世界著名的海權理論創始人艾爾弗雷德·塞那·馬漢說:“所有帝國的興衰,決定性的因素在于是否控制了海洋。”這句話同樣適用于現在和未來。



▲信息技術正在創造一個更為宏大的數字海洋,而創新是新大航海時代的指南針。


歷經70年的發展,中國正走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中。“一帶一路”建設正在成為我國參與全球開放合作、改善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促進全球共同發展繁榮、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方案。

回顧歷史,是為了更好的面向未來。此時此地,站在70年新中國的歷史節點,我們更加需要一種大航海精神,需要冒險,需要一場對新生活方式的發現,需要一種新的價值觀——中國人需要再一次的精神遠征。

中國的企業家無疑將在新時代的新長征路上充當重要角色。習近平總書記曾指出:“我們全面深化改革,就要激發市場蘊藏的活力。市場活力來自于人,特別是來自于企業家,來自于企業家精神。”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講話中指出,“企業是創新的主體,是推動創新創造的生力軍”。

創新,是新的大航海時代的指南針。創新可以解釋為什么在新世紀的第一個10年中,真正的王者屬于GoogleFacebookApple,而第二個10年中,中國的BAT,后起的TMD,以及華為等公司造就了同樣的商業奇跡。而曾經的巨頭如MicrosoftIntelIBMSony已經風光不再,甚至NokiaMoto等竟遭淘汰。這種變革只能發生在互聯網時代。互聯網會解釋為什么下一階段的全球化將不會是更多的美國化,而是更多的本地全球化。在全球化的新經濟浪潮中,中國幾乎可以和發達國家站在同一起跑線上,而不是像傳統經濟一樣,在其身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路途中苦苦追趕——建立在技術創新基礎上的新經濟模式將會改變國家經濟的競爭力格局。這個世界已經發生翻天覆地的轉變,信息社會成型,經濟全球化,技術創新主導下的新經濟崛起——這些應該給中國帶來更強大的競爭力和發展原動力。

創新,是企業家精神的核心,這有賴于中國企業家群體的成長壯大。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當下,我們關注青年力量。因為他們肩負著創新的未來,經濟的未來。根據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于2013年確定的新年齡分段,44歲以下的被定義為青年,即青年企業家主要指的是70后、80后這一企業家群體,甚至90后也已經擔當大任。全球化、信息化等激烈的社會變遷讓青年處于前所未有的活躍時期。

青年企業家具有更鮮明的企業價值觀。他們的創業動機已經超越改變命運的層面,他們追求財富,更多的是為了自我實現,改變世界以及對未知的探索。在這種價值觀的引導下,他們身上展現出一種偏執(stubborn)的精神——是stubborn而非ideologism(執著),僅有執著是不夠的。它所代表的,是對目標的明確堅定,比如對利潤的永不疲倦的渴望與追求,永不枯竭的旺盛的與市場對手競爭的欲望;拼搏敬業;承受壓力的能力,勇于、善于承受壓力,并能夠做到舉重若輕,這是企業家的最重要素質之一。

青年企業家具有更理性的企業家行為。他們普遍具備國際視野,擁有更前沿的技術和更完善的知識體系。他們具備更強大的“學習力”:“learning to know”(學會認知);“learning to do”(學會做事);“learning to together”(學會合作);“learning to be”(學會生存)。國際教育界曾經提出的關于人才培養的“4L”理論,如今對他們而言變成為一種本能,每個人都在成為終身學習的實踐者。他們更善于創新,善于吸收西方的管理理論,為我所用,結合中國本土文化,形成獨特的管理方法,進而推動中國管理思想的生成。他們在領導力、戰略、生產及市場等企業家行為中都表現得更加理性,更加從容,在面對新形勢,引導企業創新與發展方面已經展現出極大的優勢。

青年企業家具有更強烈的企業公民訴求。公民就是有自主性、獨立性的個體,自己強大后跟別的個體產生鏈接,然后共同建立一個秩序。企業成為一種組織個體,成為公民,他們更重視企業家的社會責任,他們將企業家行為視為個人價值實現及改變世界的重要途徑。他們的話語權不斷增大,他們追求成為獨立先行者,其文化反哺作用也將因其事業而獲得實現。

新中國成立70周年,中國取得了輝煌的成就,在一個看不見的海洋的時代,在一個新的大航海時代,我們回顧過去,展望未來,我們呼喚更多的創業者,呼喚更多的青年企業家,呼喚中國企業家精神結出更多的碩果。40多年前,托夫勒有一句著名的言論值得銘記:“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明天會使我們所有人大吃一驚。”

2019时时改为20分钟一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