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頂部
首頁文化情 色 > 正文
共享前夫 記者:子書君       2017-07-27      點擊量:88294次 標簽:情 色


▲中年離婚,對于女人來說,不亞于一場巨變,可同時也是重生。圖為電視劇《我的前半生》海報。


《我的前半生》:“中年失婚婦女涅槃記”

近日,根據亦舒小說《我的前半生》改編的同名電視劇在熒幕熱播。隨著劇情展開,顛覆的人設和故事走向,受到諸多“亦舒粉”的集體吐槽。

師太兇猛,一生寫了三百多部言情小說。這本“中年失婚婦女涅槃記”,是師太上世紀80年代早期作品。結發13年的丈夫涓生因出軌而提出離婚,不諳世事的少婦子君“在那一剎那間,把他看個透明,這樣的男人要他來干什么?我還有一雙手,我還有將來的歲月。”

曾養尊處優的子君經歷世態炎涼,從低薪小翻譯干起,在閨蜜唐晶幫助下,從一個“美則美矣毫無靈魂”的木美人活成堅強的都市女性,后來,她遇到了比涓生更好的男人,重回婚姻。

中年離婚,對于女人來說,不亞于一場巨變,可同時也是重生。前半生對婚姻的盲目癡迷,總要用后半生的自我重生來交換。不過,逆襲這件事,不是像馬伊琍那樣剪短頭發,做做樣子找個工作,喊幾句心靈雞湯,就能完成的。

電視劇中,馬伊琍飾演的子君遇上了被封為史上段位最高的小三。盡管使用的依舊是“我愛你與你無關”“不給你壓力,我可以等你”之類的套路,但是,男人就吃這一套啊!尤其心軟的良家暖男。

在婚姻續存期間,子君沖到人家辦公室,一把揪下美艷實習生的項鏈,說:當我的家庭遇到侵犯時,所有的教養都不見了。她失魂落魄地沖到小三住的小區,連個門牌號都沒搞清楚,還準備向人家討說法。這樣的子君是完全靠不上亦舒女郎這個稱謂的。

原著中的子君,從婚變到再嫁,如何重覓職業,如何與女兒交心,如何和閨蜜由親到疏,如何和妹妹重修舊好,如何重做自由藝術家。筆筆字字,滿是自嘲與警醒。對親子關系的思索、對人心險惡與可愛的琢磨、對生命機遇的探索,都叫人驚愕:哇,原來她只是被婚姻捆住性靈。當她不再有依附他人再活的心,也就再也不屑與小三爭奪甚至共享前夫。

師太在《世界換你微笑》里同樣說過:“她所擁有的一切,均來自她的工作,大人給她繼承的資產,不過作傍身用,為任何人與事犧牲或影響工作,都是愚不可及。”

對于都市女子的正確生存方式,亦舒簡直稱得上是一個教育家。她筆下的女子沒有瓊瑤的“一簾幽夢”,不屑席絹的“你儂我儂”,也不大看得上三毛的“浪跡撒哈拉”,她們就扎根在大都會掙生活——穿衣永遠黑白灰,開司米長衫,粗布褲子,衣裝熨帖,職場練成“白骨精”,深夜回到依山傍海單身公寓,首要事情是踢掉鞋子對著大海喝克魯格香檳……

畢竟,人生短短數十載,最緊要的不過是滿足自己,不是討好他人。

 

真愛只存在于出軌里?

一條明星八卦新聞,引發了網友們的廣泛討論:女明星嫁豪門,月領11萬生活費見不到老公,平日里的生活就是會友帶娃。

撰稿人大概是想說:看你們這些女人,叫你們要坐寶馬,還不是坐在里面哭?

結果,已婚女網友的回復這次令人忍俊不禁大跌眼鏡:“你們這些女人太黑心了嘛!11萬!給我一萬就行,還不用看到老公,已婚女人的夢想啊!”

如此說來,當小三的姑娘們可能都沒有成就感了——敢情這是舊貨大甩賣,環保再利用啊!從深深的崇拜,到狠狠地不屑,果然是至遠至近東西,至疏至親夫妻。當人類進入新紀元,所有權被使用權代替,“交換價值”被“共享價值”代替。丈夫也被送上了舊物置換的共享平臺。

BBC說,70%嬰兒夜間哭鬧都是故意假裝的,目的是吸引大人一起玩,而90%的男性家長會假裝未醒,好讓孩子母親起來去照顧孩子。

很多妻子們在忙完一天之后,看著毫無精神交流,也無心分擔家務的丈夫,心頭大概都有這么一句:?你是不壞,但要你也沒有什么用。?這樣的丈夫,在妻子的精神世界早已被歸入“準前夫”的行列。

“什么是幸福?”這是很多電視劇經久不衰的討論主題。前段時間大熱的電視劇《晝顏》里的女人婚姻不幸福,出軌后的結果也不幸福。出軌前,妻子被丈夫當做“冷冰箱”,出軌后,面臨社會倫理的責難,還要小心翼翼,擔心東窗事發。如果事情暴露,非但個人名譽受損,出軌者還可能面對高額索賠(在日本,如果單身和已婚人士戀愛,對方配偶有權要求300萬日元“慰謝料”)。但有趣的是:如果雙方都是已婚人士,以家庭為單位的話就不存在金錢損失,因為即便對方配偶要求慰謝料,自家配偶也可以。以至于《晝顏》漫畫作者說:“真要出軌,就都找已婚人士互相出軌。”

有人說:“《晝顏》的價值觀像渡邊淳一的小說。就是“真愛只存在于出軌里”。”這句話令人失落,又戳中了日本社會的一個痛點,那就是女性在婚后生活中的無奈。

如果說,婚姻的意義就是有人修燈泡修馬桶,那么一個丈夫的作用可能還比不上一個五分鐘保證上門的物業大叔;如果說,婚姻的意義就是有人包接送,那么專車司機的服務可能比一個丈夫來得更體貼;如果說,婚姻的意義是長期穩定的性生活,對此,很多妻子可能要“呵呵”……

舊式的“拿錢回家就行,不拿錢只要回家就行”的家庭模式,真的已經不足以應對這個時代她們對生活的向往。這個模式,真的太不能夠說服單身女孩拋棄“說走就走去旅行”的單身時光,投身一段長期捆綁關系。

活在21世紀,如果你認為自己是一個獨立女性,是時候遠離“我如何爭取幸福”這樣的雞湯式問題了。戀愛自由,婚姻自主,爭取經濟獨立,基本都有機會接受教育,也能相對自由地選擇棲居之地,甚至生不生孩子,是否選擇異性戀,都可以放到臺面上討論——無論怎樣詛咒社會不公,環境已經給予女性越來越多選擇的可能性,我們應該問的問題,也要變一變了——在這個看似更開放的社會里,女人要做自己,究竟有多少種選擇?我們可以承擔自己選擇的風險嗎?

2019时时改为20分钟一期